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20|回复: 0

水饺的“疗伤”故事

[复制链接]

183

主题

183

帖子

64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43
发表于 2017-12-24 15: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妯娌来城里小住。一日晚上,我俩坐在客厅里聊起了当下年轻人恋爱婚姻的话题,并不识字的嫂子讲述了一个真实的爱情故事,我今天将其原封不动地搬过来。
    青年小林, 12 岁上就失去父亲而成为半个孤儿。 小林与年轻的母亲、年幼的弟弟、妹妹过着艰难的生活。困苦的家境、身世,使小林过早地饱尝了日子的艰辛,世态的炎凉。小林是个很早懂事的孩子,在读完高小以后,他坚决地告别了学校生活,回家与母亲一起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
    小林 20 岁时,经好心人牵线,与邻村姑娘美丹结了婚。美丹五官端正,身板硬朗,勤劳朴实,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就是健康阳光的那种女孩。美丹下地劳作,推碾磨面,烧火做饭,样样做得有模有样。一年后,美丹为小林生下了一个女孩。小林的母亲见苦熬的日子终于有了盼头,自然是心花怒放。但小林却一天天变得郁闷起来,人日渐消瘦,以至后来卧床不起,茶饭不进。小林的母亲与妻子四处寻医问药,求神拜佛,精心伺候,可小林的病情依然不见好转。母亲很焦心,头发像秋日芦苇塘里的芦花一下子变得花白。小林的妻子更是诚惶诚恐,不知如何是好。本该是和睦幸福的家庭,变得气氛沉闷,乌云笼罩。家庭的顶梁柱顷刻间行将倒掉,这可急煞了善良又无奈的婆媳二人。
    终于有一天,婆媳俩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两人一起来到小林的叔伯婶子家讲述了原委并同时发出求救之请。
    小林的婶子,大小林 5 岁,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她人长得标致,又知书达理,行走坐卧,待人接物,很有古代戏曲里贤淑美女的味道,只是在十几岁时,家庭遭遇了一场官司,因此家境败落。小林的婶子尊敬乡里,孝敬公婆,与丈夫相亲相爱,一双儿女健康聪颖,在亲朋邻里中很有一席之位。心性要强的小林就暗恋上了自家的婶婶而不能自拔。他明知这是一场伤风败俗见不得天日更不会有任何结果的白日梦,却还是自斟自饮起这杯自酿的苦酒。直到有一天小林自己感觉就要不久于人世了,才在慈母的苦苦哀求下讲出了实情。
    小林的婶子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愿意出手相助。这天,婶子把屋里屋外收拾一新,把小林接到自己家里给他包饺子吃。小林躺在婶子的炕上,瞅着婶子一个人忙上忙下,择韭菜,切韭菜,切肉,调馅,和面。 小林仅凭着自己的视觉和味觉传递的信息,就觉得一下子来了食欲。婶子做这一切活路时,全部在小林的视线之中。做好了准备工作,小林的婶子就坐在炕沿边上开始包饺子。她一边包,一边跟小林唠着嗑。包着,唠着,小林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说,婶子,今儿个就咱俩吃饭,你怎么还和两样面啊?原来,婶子调了一盆馅,却和了两块面,一块黑面,一块则是用细罗罗出的白面。
    聪明的婶子本是不露声色地做着这一切,经小林这么一问,依旧是不露声色但却意味深长地说出这样一段话:你看,今儿个这饺子一准好吃,嫩韭菜,新鲜肉,还有鸡蛋,用香油调的馅。面,有黑的,有白的,但馅却是一样的。有句俗话叫包子好吃不在褶,这饺子好吃也不在皮黑皮白啊!
    包完后,婶子开始煮饺子。饺子一下锅,一股浓浓的香味由灶屋直串进里屋,并在里屋一点点扩散,蔓延,通过鼻腔沁入小林的心脾,香透了他的全身。
    在炕上躺了几个月,瘦如枯柴、精神麻木的小林一激灵。与其说是婶子包的饺子刺激了他的感官,不如说是婶子刚才关于黑面白面的一番话使小林频于僵死的大脑神经又慢慢复活了。
    聪明、智慧、善良的婶子,在了解到侄子的苦衷后很是动了一番心思,在自然而然中用一个浅显的道理来教育说服侄子。同样是聪明、善良、 细心的小林,躺在婶子的炕上,默默地接受着婶子的关爱。小林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份关爱里有着母亲般那种慈祥的不求回报的爱,但断然不是妻子平日里那种自然而然的毫无距离的爱。婶子对他的爱里传递了一种只有他自己才能感受得到的信息,这信息庄严、神圣,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吃了婶子包的饺子,有了与婶子的这次近距离接触,小林的病竟奇迹般地一天天好了起来,身体在复原,受伤的心也在复原。我猜想,婶子的这顿饺子会在小林的胃里美上一辈子。
    本期倾诉版,与平常形式不太一样。这次“倾诉”的主角变成了本报的两位撰稿人,他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讲述了两则听来的爱情故事,很真实,也很引人思索……^
    刘月新
    志朋决定买一包茶叶。他已经在茶叶店门口徘徊多时了,突然决定走进去,竟有了一种悲壮感,脚步踏得有些响。
    “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女孩问。“茶叶。”
    “ 什么茶叶?我们这里有铁观音、乌龙、普洱……”
    “ 随便。”还没等女孩介绍完,志朋迫不及待地说。
    女孩一愣,还真没办法替眼前这个男子做出决定,“这——先生是自己喝还是送人?”
    “都不是。”
    女孩笑了一下,随即转身,踮起脚拿下一包铁观音,递给志朋,说:“那就拿这种吧。”
    “嗯。”
    志朋走出茶叶店,阳光很好,照得他有些晕了。他寻了一个角落坐下,拆开手里的茶叶包,呲的几声,真空的包装漏进气儿,茶叶包随即松懈下来,显得松垮。志朋看了看绿豆粒一样卷曲着的茶叶,多好看啊,像是女孩曲着的身体,暗绿色,散发着幽香。志朋用三个手指抓起几颗茶叶,凑在鼻下闻闻,再扔进嘴里,嚼了起来,唰唰作响,津津有味。
    女孩的茶叶店在街道中间,从石街进去,走五分钟,准是站在了她的店门口,志朋数过的,每次都准。再走五分钟,就到街尽头了,是石码头。
    志朋不去石码头,他就在茶叶店门口,徘徊不走。
    三十岁的志朋突然嚷着要娶老婆,吵得父亲母亲实在受不了。就你这样子,谁家姑娘要你啊?别说是石街里的姑娘,就是打工妹,也不会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一个这样木讷的人啊。
    母亲含泪。志朋大闹,打破了家里一口大水缸。
    母亲说:“你有本事,如果茶叶凤喜欢你,别说是一口水缸,就是把这屋当了,我也花大钱给你娶过来。”
    志朋当即来到了茶叶店。
    志朋来是来了,却不敢进。
    看茶叶店的女孩正是茶叶凤,是石街有名的美人,名叫水凤,人称茶叶凤。茶叶凤不但美,还贤惠,石街人说,谁要是娶了茶叶凤,谁就是三生修来的福分。石街人也知道,茶叶凤对石街男子可看不上眼,这凤得配龙,石街哪有龙,龙得到外面去找,真龙,呼风唤雨,大人物。
    听说志朋要娶茶叶凤,石街人都笑出泪来。
    志朋把一包茶叶嚼完了,它们都被志朋吞进肚子里,此刻,只要志朋稍稍呼一下气,就满嘴是清香的茶叶味。志朋喜欢这种味道,他仔细地品咂着这种味道。
    第二天,志朋再次走进茶叶店,又买了一小包茶叶,在同样的位置,把茶叶嚼进肚子里。
    如此,志朋每天都要买一小包茶叶,嚼一包茶叶。不用多久,志朋上瘾了,不嚼茶叶他口齿寡淡、睡不着觉、半夜恶梦,只有口里嚼了茶叶,才能精神倍爽、口齿清楚。
    志朋嚼茶叶上瘾很快就在石街传开了。人们给了他一个外号——茶叶朋。
    石街人有抽烟的、喝酒的、喝茶的、吃槟榔的,如今添了一个嚼茶叶的,已经很丰富了。茶余饭后,茶叶朋经常被人在笑声中提起。
    尽管志朋被人叫做茶叶朋,与茶叶凤看起来近了不少。可志朋依然只能在门外徘徊。有一天,志朋发现,茶叶店的门关上了,一直关了好几天。找人一问,才知道茶叶凤走了,她离开了石街,去外面的世界了。石街没有与她般配的男子,她要到外面去找。
    志朋异常伤感,感觉天塌下来了。
    他哭着跟母亲说:“我不结婚了,但我要茶叶,我离不开茶叶了。”
    母亲说:“妈妈给你买就是。”
    “ 不,我不要买,我要她的茶叶店。”
    两年后,茶叶朋的茶叶店远近有名,他的茶叶总是味道纯真,不掺一丝假,任何茶叶,只要经过他的嘴巴嚼过,他立马就能分出上中下等来。神!这是石街人对茶叶朋的评价。
    有一天,茶叶店里来了一个时髦女郎,她的衣服是石街最鲜艳的,脸上的妆也是最厚的。她夹着白色烟嘴的香烟,高跟鞋咔咔走进店里来。
    “小姐,需要什么茶叶?”
    “ 茶叶?哈哈,这么不起眼的东西,哪里是我需要的?”女郎轻蔑地笑着。
    “可我这里只有茶叶。”茶叶朋急了,脑门出了汗。
    “我知道,我只是惊奇,这地方还在——谁在坚守着一包茶叶的色泽和香味,值得吗?”
    “当然值得,这世间的感情,其实都是茶叶,越嚼越香哩。”
    女郎突然哭了,她的泪水划过粉饰的肌肤,她蹲了下来,双手捧脸。
    两年来,她行走在繁华都市,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经过了城市灯火的浸泡。她不再是石街里的茶叶凤,她要拥有石街人没拥有过的幸福。她坐在华丽的轿车里,冷眼看窗外的世界。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她才发现,他的轿车里还坐着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已经和他生了两个儿子,大的都上了幼儿园。
    哭好,女郎起身,经过泪水冲刷的脸,此刻又有了石街人的清纯。
    水凤转身要走,志朋叫住了她。
    志朋递给她一把茶叶,说:“嚼嚼看,我已经嚼了两年了,咱们一起嚼,真香哩。”
    水凤真嚼了,开始有点苦,慢慢香了起来。(陈再见)
石街爱情
    陈再见

    更正:本报6月 17日 B1版《贫病夫妻:留下苦难送出光明》一文引题中“ 惠民县张庄镇”应为“惠民县李庄镇”特此更正并致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澳门银河  

GMT+8, 2018-1-17 18:32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