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31|回复: 0

相伴足球 相伴一生

[复制链接]

163

主题

163

帖子

57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73
发表于 2017-11-8 16: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日,第三场对阵八一元老,比赛前晓平叔说:“小武,这场比赛赢了,我们都有可能争夺冠亚军,最差都第四名。”我回答说:“咱们一定赢”。那场比赛打得很焦灼,谁都不想放弃,两个队都在小心翼翼地寻找战机。当1:1全场哨声结束,又是点球。面对国字辈儿的老爷子们,我长长地呼着气,只想再次证明自己。
  转业到地方后,也一直没有间断活动。真正到了球队,开始和大伙一块训练比赛后,才发现差距太大,许多地方需要重新学起。用了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才能勉强跟上队友们的节奏和要求。这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十多年来,跟随球队南征北战,走过了十几个省市,经历100多场比赛。见证了球队逐步走向成熟,在全省乃至全国名声越来越大,为山西的足球发展起到了带动的作用。
  现在越来越觉得,参加山西老年足球队,是我退休后最正确的选择。不仅让自己身体健康,更重要的是思想上有了新的追求,精神层面有了新的享受。结识了新的朋友,增添了新的见识。感谢山西老年足球队,这个充满青春活力的集体;感谢樊利平先生当年的邀请与接纳;感谢王迎春、边文洪、赵学贤、韦志亮等教练的言传身教;感谢姜金勇、任熙文、王志奇、郑旭升等专业运动员的以身作则;感谢陈增进老师把经纬厂女足,从学校带向全国的榜样力量;感谢全体队友们场上相互鼓励,场下相互关心的兄弟情谊;感谢各位大姐、小妹们对老年足球队的理解和支持……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会始终不渝地追随着山西老年足球队,并为它献上自己微薄的力量。
  2005年,是我正式加入山西老年足球队的日子。

秦原平
我和足球有个约定
武丽芬
  10日,第一场对阵青岛,路途的疲劳、酷热难当的气温,丝毫没有影响比赛。场上可敬的老头们积极奔跑、有效传接、全力防守,让哨声终止在0:0。
  1968年2月,我参军到了部队。但仍然喜欢运动,只要条件允许,都会组织几个战友踢上几脚。特别是1970年部队在重庆驻防,我们住在重庆煤技校,学校的足球场,成为我们踢球的固定场所。球队基本上全是山大附中的“战友”,我们几乎同重庆沙坪坝地区所有有足球队的厂矿、学校踢了个遍,在当地颇有名气。以至于1970年国庆节,重庆市举行庆祝会,特别邀请我们代表驻渝部队参加了比赛活动。
  不曾想,在离开球场二十多年后,又重新回到了足球场上。入队后十多年的坚持,不仅体质有了根本性的提高,更重要的是,当我遭遇困境时,汗水洗涤着我的忧烦,球队的温暖和支持,伴我走过那些艰难时期……我虽仍有不少的其他工作,但足球已经成为我对外身份的一张响亮名片。当矫健的身影行走在各处,无不受到年轻人或是同龄人羡慕的目光。
  这是我第五次身披山西元老足球战袍出征——武夷归来,虽然已过十多天了,内心却仍然不能平静,喜悦和遗憾参半。
  武夷比赛结束,一切已成定局,只求时光对这些踢球的老头们温柔点。弹指一挥间,寻梦四十年,愿足球场上归来仍少年。

                      
  那天,樊利平先生打来电话,询问我的情况,并邀请我参加山西省老年足球队。我一听是省队,有些发憷,心中没底,我行吗?接下来,老樊给我讲了组队情况及人员构成。我一听有不少是旧时山大附中的同学,立刻答应参加。这些同学不管熟悉不熟悉,在学校时都听说过、见到过,有些还在同一场地踢过比赛。
  第一颗,我守住了。可面对对方的守门前辈,的确高兴不起来。随着两颗球都被他挡在门外,担心,压力山大。第三颗,教练让我发球。这是我足球生涯中第一次站在点球位置,居然进了,我像孩子似的跳着、扭着。但是,进球的快乐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最终结果,我们输了。边脱手套边走下场时,眼泪再也止不住。记得圣源小哥说:“球场不相信眼泪,武夷山不相信眼泪”。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为什么掉泪。我永远忘不掉,赛前六十六七岁的晓平叔想赢球时,眼里闪烁着孩子一样的光芒;忘不了他对我的那种信任;忘不了中场休息时,双手递上毛巾和矿泉水的温暖和期盼。虽说是以球会友,快乐足球,可我还想看这群可爱的踢球老头们,赢了球时脸上漾起孩子般的笑容。足球给了我整个世界,但我为足球做过什么……我一遍一遍问自己:你尽力了吗?
  足球已融于我的生命和灵魂,我和足球的约定是——一生一世!


  上世纪60年代开始,山西大学的操场成了“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所有山大子弟无不欢欣参加足球活动,我亦未能置身其外。尽管当时外出比赛,我还没有资格上场,但球性和技术也有了一定的基础。工作后,在重机学院踢上了主力位置,上大学后又积极组织院队,坐镇中场指挥,一直踢到毕业。
  不知不觉,我参加“山西中老年足球队”已经14年了。曾经多少人对我讲,足球是一项不适宜老年人的活动,我都一笑置之。
足球,是退休后最正确的选择
  点球大战,我没有一点压力。当第一颗点球,随着我的扑救滚出场外时,我跪在球门前,大声发泄着,兴奋达到了极点。第二、第三、第四颗球,我用双手锁定了2:1的胜局。回驻地的车上,喜悦充满整个大巴车。这就是足球的魅力,历经无数汗水和拼抢,就算白发苍苍、全身伤痛,仍愿意奔跑在绿茵上,足球带来的喜悦无可替代。
足球场归来仍少年
吴承任
            
  放下电话,久久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自己从小喜欢足球,在九一小学就和樊利平、王晓平、陈喜修等在一块踢球。后来到山大附中更是接触了更多的同学。附中足球队大哥们,都是自己的偶像。我们班级的球队,在同年级中一直领先。1965年暑假,还同樊利平、陈喜修等10多位同学,一块在杏花岭体育场接受训练,教练是当时省队的大吴教练。
  因我上小学时,眼睛就是高度近视,除了打乒乓球外,基本与体育无缘,身体极其虚弱。记得刚上初中时,一次跑400米,还晕倒在操场上,被直接送到了校医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澳门银河  

GMT+8, 2017-12-18 15:01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